植根书法艺术的传统渊薮是永恒的话题,评论家对您的评论是这样的

www.81707.com

图片 4

植根书法艺术的传统渊薮是永恒的话题,评论家对您的评论是这样的

| 0 comments

  王乃勇

  于明诠

  书法是中华民族艺术的瑰宝,从甲骨文开始,经历了3000余年的传承发展,成为一门独立的艺术形式,不仅受到国人的喜爱,而且在国际上已产生了广泛影响。但书法艺术开始是以实用性为目的的,只是文字的书写,用来表情达意,作为语言和思想交流的载体。正如甲骨文是古人占卜算命的文字,古代大量的书作大多是书家的书信、公文或碑文,包括王羲之的《姨母帖》《快雪时晴帖》等名帖也是信札。《兰亭序》也只是王羲之为诗集而作的序,不是专门的艺术创作。

现代社会,人的生存压力大,每天忙于不停的工作。好不容易下班有点空闲,写写毛笔字,其实也是一种放松自己的不错的娱乐。

图片 1

  1969年出生

  1963年出生

  今天我们看到的古人作品很多是册页、信札、碑文,尽管其中有很多的经典之作,是我们今天学习书法的范本,但当时人们并没有作为艺术创作来对待。书法艺术在历史演变的过程中,其实用性渐渐消弱,艺术性逐步凸显,发展到今天,已经完全成为一门独立的艺术形式和艺术学科。因此,当代的书法创作理念、方式、审美追求必然有别于古人,古人是以实用性为目的,今人是以审美为目的的。当代的书法创作活动已经不是一般的文字书写,而是艺术创作;不是留在书斋里的册页、信札,而是要悬挂在厅堂、展厅、公共场所供人们欣赏甚至作为高雅礼品赠送的艺术品。这就出现了现在的书法创作形式多样,尤其是大幅巨制多的现象,只有这样才能满足当今人们不同的审美需要和追求。

但是如何学习毛笔字,尤其是没有时间参加书法班,或者没条件请到好的老师做指点,这些对于初学者来说,都是摆在自己面前的实际困难。

  编者按:随着对传统文化传承发展的日渐重视和教育部对“书法进课堂”的推动,书法教育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中国书法家协会行书专业委员会委员

  山东艺术学院美术学院书法工作室主任

  中国书法家协会和省市各级书协成立以来,为了推出书家和精品,每年都要举办不同形式、不同层次的展览和评奖活动,书家为了在竞赛中获奖,突出自己的某种风格特点,追求多元化的创作理念和技法,也就很自然了。

图片 2

  可是,当现代书法走出了书斋,书法应该怎么教怎么学,仍然有着很多值得讨论的话题。

  中国书法家协会书法培训中心教授

  硕士研究生导师、教授

  因此,当代书法创作从理念到技法发生了许多新变化,这是必然的,也是正常的。在这个过程中有不同的审美理念、不同的学术观点,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这也是书法艺术繁荣发展的一个重要标志。

今天就这个问题,我们专门针对在家自学的朋友提出以下一些建议,只要有信心,路子正了,一样可以把书法练好:

  “笔者曾经有意询问了一些学书法的中小学生,搞书法为什么?多数回答是为参展,为获奖,为升学积累筹码。每次大展之前,笔者也卷入其中,经常被邀,包括对自己学生的辅导,也在认真而执著地助力。今日自忖,内愧内愧!”这是中国书法家协会创作委员会委员、中国书协培训中心教授李松曾在《全国首届书法临帖展回顾分析》一文中写到的。

  河南省书法家协会理事、行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

  采访时间:2013年7月

  当代书法创作应该体现什么样的时代特色,这是每一位书家都应该认真思考的问题,我们常讲“唐尚法、晋尚韵、宋尚意、元尚态、明清尚朴”,这是不同时代书法艺术不同的追求和风格。今天我们讲继承、讲创新、讲发展,这是众多书家都在不断探索的课题。我认为,当代的书法应尚“雅”。何为雅,按照汉语词典解释:雅是合乎规范的、高尚的、不粗俗的,我们常用“高雅”来形容艺术品的品味。当代书法艺术在审美上追求雅,既要符合书法艺术的规律和法则,讲规范合规矩,又要给人以高雅的、有文化品味的美的享受。当代书法作品主要悬挂在居室内、展厅中以及公共场所,其影响面和受众面是古代不可比拟的。因此,要求我们当代的书家创作的作品要受到大众的喜爱,给大众以健康、愉悦的精神享受,就需要作品呈现出高雅的品味和气息。我认为雅不仅仅是指小桥流水的阴柔之美,也包括名山大川的阳刚之美。雅是各种艺术因素综合的体现。书法艺术在审美上追求“雅”,符合当代社会历史环境下人们的审美需求,是书法艺术展现出的时代气息。

图片 3

  学习书法的不二法门是临帖取法,这是所有真正意义的书家们的共识。换句话说,植根书法艺术的传统渊薮是永恒的话题。在这种情况下,临帖展应运而生,关照了当下的诸多问题。

  河南省青年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采访地点:山东省济南市于明诠家中

  如何在书法艺术作品中体现出雅的时代气息,我认为其内涵应该包括三个方面:

一、忌随意写,要以书法理论为核心

  2013年,中国书协主办的首届临帖展获得了很多关注。四年过去,4月18日,由中国书法家协会、广东省文联主办的“全国第二届书法临帖作品展”在广州美术学院大学城美术馆开幕,展览共展出652件书法临创作品。据了解,本届临书展共收到14323位作者投稿,最终评出参展作者229位。同时,在全国书法名家邀请展投稿者中评出97位入展,共194件作品参加展出。展期至4月28日。

  采访时间:2013年7月4日

  记 者:评论家对您的评论是这样的,说您洞悉当今书法的天下大势。

  一是字要“雅”。古人在这方面给我们树立了典范,王羲之的《兰亭序》百看不厌,无论是从总体还是局部来看,给我们的都是高雅的精神享受,这种雅是蕴含在线条、结体、章法以及墨色上的,充分展示了书法本体之美。我们要把字写好、写雅,一定要学古、入古、化古,要深入研究古人书法,从历代经典中汲取营养,尤其是要把基本功练扎实。当然,古人和今人还不一样,所处的历史环境有很大的变化。古人从小读书就使用毛笔写字,终身不离笔墨,写好字是古人求功名干事业的必要条件。过去有句俗话“字是敲门砖”,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因此他们在基本功方面是千锤百炼,是有童子功的。历史上出现许多创立不同风格书体的大家,这就不奇怪了。而今天毛笔已经不再是我们使用的唯一书写工具了,人们平时学习工作中使用的都是铅笔、钢笔或者是圆珠笔,进入电脑时代后,电脑打字更为普遍,用毛笔写字的人越来越少了。这种现象必然造成今人在书写的技法和技巧上很难超越古人。尽管这样,我们仍不能放弃基本功的学习和钻研,书法创作不是胡写乱画,不是越怪越好,否则就谈不上蕴含其中的雅气了。字要写雅,必须要以扎实的基本功为前提。

有些朋友一开始按照自己的习惯买来纸笔随意书写,按自己平时写钢笔字的习惯进行练习,殊不知,这样会带来很多不良的习惯,任何技巧,都是以理论作指导的。所谓书法理论,实是前人的成功经验或失败教训做出的总结。不学前人经验,就有可能重蹈失败旧辙,事倍功半。所以善于学书的人,决不盲目实践,以前贤经验和教训为借鉴,才能避免浪费时间和精力,做到事半功倍。

  本次展览突破了首届临帖展单一临摹思路,要求作者提交临摹和创作作品各一幅,临、创并举全面考量和展示了作者在临摹基础上灵活运用的能力,是对重温经典、深化经典的具体阐释。两者相互补充、相映成趣,形式独特。临、创集中展示,更增加了直观的艺术效果,也显示了作者对传统理解与掌握的程度。

  采访地点:河南省新乡市王乃勇工作室

  于明诠:这个评价过高了,不敢当。

  二是内容“雅”。因为当代的书法艺术是要给大众欣赏的,所以在书写内容上要体现时代的气息,弘扬优秀的民族文化,有利于陶冶情操、提高修养,给人们以积极向上的精神享受。这就提倡书家自作诗词联语,以此反映时代的精神风貌,体现笔墨当随时代;书写优秀的名篇佳作,使人们在欣赏书法艺术美的同时,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提高精神品味。在这方面,毛泽东同志给我们树立了典范,他的书法艺术给人们的是美的享受和精神力量。

图片 4

  学习书法的必经之路是“临”和“创”,临摹和创新看似截然相反,却也相辅相成。这次临帖展的学术观察员顾工采访了李刚田、韩少辉、刘月卯、陈海4位评委,本期,我们结合本次临帖展的评审情况,请4位评委来谈谈书法中临摹与创新的问题。

  记 者:您为什么会选择行草作为您艺术上的追求呢?

  记 者:您觉得当今的书法创作存在什么样的问题呢?

  三是形式“雅”。正因为今人在技法和技巧上很难超越古人,那我们只好绕过历史上一座座书法艺术的颠峰,适应当代人们的审美追求,突出书法艺术的形式美,在书法创作的形式上推陈出新。因此在书法艺术语言以及章法和装帧上要有新的观念,在这方面大有可为,要善于从国内外各艺术门类中学习借鉴,不断探索创新,使书法艺术在书写内容和表现形式上更符合当代人多元化的审美需求。

二、忌投机取巧,临帖是唯一捷径

  书法要慎重创新

  王乃勇:写大草的人,篆隶书、楷书、魏碑书体是基础。一开始我写唐楷、魏碑、隶书、篆书,这实际上都是为我的行草书打基础。我喜欢大草,因为它比较能表达我内心的一种思想、一种情感。

  于明诠:每一个喜欢写字的人,肯定对当代书法创作都有着自己的思考。我是这样看的,我觉得书法往近了说新时期以来,往远了说就是五四以后,它整个的“生存方式”跟传统意义上的书法相比,发生了一个很大的变化,就是某种意义上说书法在今天变成了一门“展览艺术”。我写过一篇小文《说展览体》,我认为这种展览的形式必然催生出这样一种“展览体”:一是通过对古人的简单模仿、复制,把古代经典庸俗化、平庸化;二是玩形式、玩花样,制作“水墨图案”,以求视觉冲击。前者标榜技术主义,炫耀手头功夫,美其名曰“继承传统”;后者标榜形式主义,借西方构成理念,抒发所谓“现代情感”,自作多情地为时代代言。这两个倾向在当下愈演愈烈,表面看来似乎完全相反,但实际上殊途同归,根源都在于把书法当做了一个死的“物件”,认为只要掌握了一定的书写技法就能重新“组装”书法作品。这两种情形的最大问题是只见“形式”与“花样”,降低了书法艺术应有的文化内涵,稀释了作者的真情实感。一句话,只见“作品”不见“人”。面对这样的结果,我们很难简单地判断是非对错。谈到这一点就不能不说到中国画,它一开始不是以客观地描述自然现象、客观世界为旨归,它不是这样的,它是中国画家自己内心里的艺术,他在画人的时候,画山水的时候,画花鸟的时候,其实他是说自己内心里的心事,借这个东西来说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心事,所以才有了一个说法,叫“因心造境”。他注重的是什么呢?是气韵,是内涵,是韵味,是风采,是意境和境界。西方的美术呢,它在这一点上不一样,西方美术是客观地描述客观对象,比如说画人,他要从人体写生开始,要画素描,要讲比例,讲光影,要讲造型,必须准确。中国画不是这样的。中国画,我个人觉得,它应该叫“笔墨”艺术,它不是一个纯粹的造型艺术。中国画它虽然也有造型,但是它这种造型跟那种西方的美术所讲究的科学的造型完全是两码事。把中国画纳入到西方美术学这个框架里以后,比如我们今天看到的大大小小展览里面的很多的中国画作品,它实际上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中国画了。它是什么呢?比如说要创作一个主题,如某个反映社会现实的作品,先要拍很多的照片,或者实地现场的写生,然后把它们拼凑在一起,用铅笔起稿,起稿以后,再用毛笔勾线,然后用国画的颜料慢慢地去涂。一幅作品,起码要画上半年,甚至几年才能完成。这样的作品,与传统意义上的中国画已经不是一回事了。中国画发展到这样一种状态,有的人觉得它是一个很大的进步,而有的人感叹它是中国画精神的失落。这两种观点到底哪家更有道理呢?这里咱不展开讨论。但无论如何这是当下美术教育一个无法回避且引人深思的问题。再回到书法这个事。书法现在也纳入到美术教育体系里面来了,也成了一门专业,变成了美术学意义上的一门专业了。新时期以来,书法热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人们不断地思考,我们到底怎么样来看待书法的艺术性。最早的时候,人们提出来说把书法定位为一种视觉艺术,也有人主张把书法定位成一种线条艺术,也有人把书法定义成汉字造型艺术,等等等等,所有这些观念代表着我们这几十年来对书法艺术思考不断深入的一个过程。但是这里面有一个问题今天仍需要我们反思,就是当我们把书法艺术看成一门专业,把书法看成视觉艺术,看成造型艺术,看成线条点画艺术的时候,那么就把书法作品自然而然地当做了一个“物件”,当做了一个“东西”。说到书法就是一摞碑帖,就是博物馆里的林林总总的历代作品。这些当然都是一堆死的“物件”和“东西”。所以我们有志于书法学习和创作的人们所能做的,必须做的,就是把变成“物件”的古人的这些书法作品,从博物馆里搬出来进行解剖,就是运用西方美术学意义上的手术刀、显微镜、CT进行解剖。解剖什么呢?解剖它的笔法、结体、章法、形式。通过这样的解剖和研究,再进行一系列科学有效的、专门的技法训练,让大家在较短的时间内尽量全面地掌握古人的书写技法,也就是说尽量不走样地掌握作为“物件”的这些书法作品的技法。然后我们就期望着自己根据今天时代的审美追求,重新再“组装”新的书法作品,也就是新的“物件”。我觉得这样来理解书法艺术有一个很大的令人担心的问题,就是把书法当成一个“死”的东西,当做一种客观存在的一种东西,就像木工做桌椅板凳一样,比着古典家具重新做仿古家具。这就是我们今天的书法立场和观点。但我们的古人看书法却不是这样的,从来不是这样的。古人是站在书法家内心世界这个角度来看书法这回事的。古人把书法看成“事”而不是“东西”。如东汉蔡邕讲的,“书者,散也,欲书先散怀抱”。所以书法就是关乎书法家怀抱的这件“事”。看似写字,其实质就是书法家在散自己的怀抱这件“事”。

  作为书法家,要使自己的作品达到雅的境界,既要有字内的功夫——基本功要扎实,在技法技巧上不断实践,在继承上下功夫;又要有字外的功夫——有较高的综合素养,这就需要不断向书本学习、向社会学习、向大自然学习,努力提高自身的审美眼光和精神境界。

临帖是学书之路的起点,是书法入门的捷径。历代书家都很重视临帖。学书须是无一笔无来历,方能入雅。古人法帖多为历史筛选留下的书法范本,记录着前人用笔、结体、布局(章法)等法则和艺术思想以及艺术表达的成功经验。通过对它的心追手摹,最直接地最快地找到书法艺术的真谛和奥秘。

  ——李刚田(全国第二届书法临帖作品展评委会副主任、中国书协理事、西泠印社副社长)

  记 者:您打这个基础打了多少年?

  记 者:这个“怀抱”指的是情怀吗?

三、忌假大空,以实用为前提

  全国书法临帖作品展是中国书协系列展览中的一个,和别的展览相比,它比较特殊,是一种创作方式的展览。2013年首届临帖展是由中国书协主办,书协培训中心操办的。培训中心在教学中,主要是用临帖的手段来教学,后来就产生了展览的想法,做了一届非常成功,社会反响比较大,水平也比较高。今年举办第二届,以后将成为一种常态化。

  王乃勇:从1984年开始临帖、创作,这种相对有指导性地或者有规律性地去学书法,到现在应该将近30年了吧,1990年至1995年在企业我因工作原因间断了几年。

  于明诠:对啊,是书法家内心的情怀。也就是说你先得有自己的“怀抱”,然后成功地“散”出来,那才叫书法。孙过庭在《书谱》里面有一句很经典的话,书法它是什么呢?他用八个字来说的,叫“达其情性,形其哀乐”。表达性情,谁的性情?是书法家的性情;形其哀乐,谁的哀乐?当然是书法家的哀乐。就是你的性情很重要,你内心的哀乐很重要,你把你的哀乐,你把你的性情用你的笔墨,用你的书法的技法,自由地“达”出来、“形”出来、表现出来,那才叫书法。清代的刘熙载说得就更清楚,他说:“书者,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就是说写字就等于写他自己这个人,就是这一个人精神的一种自由表达。我们说《兰亭序》是千古经典,它是天下第一行书,为什么呢?就是因为《兰亭序》不仅仅是高妙的书写技艺的展示与炫耀,不仅仅是笔墨形式章法的奇思妙想,而根本上说是非常准确到位地表现了王羲之这个人的情趣与怀抱。一种什么样的情趣怀抱啊?就是我们通常说的魏晋风度,魏晋风度是什么样的一种风度呢?就是历代文人从内心里面把它看得很高的一种自由精神的表达,不向世俗低头,是这样一种自由精神的表达。像颜真卿的《祭侄稿》,像苏东坡的《寒食帖》,都是这样的。我们看黄庭坚的书法,我们看王铎的书法,看傅山的书法,看八大山人的书法,看于右任的书法,看弘一的书法,看谢无量的书法,看林散之的书法,看黄宾虹的书法,都是这样的。我们很难从技法上来论证多么多么的高妙,多么多么的与众不同,多么多么的一般人不能企及。那是一种风度和风采,是一种韵味和境界。风度、风采、韵味、境界,不是技法精粗、结体巧拙和章法形式构思安排的出人意料或寻常普通所能解说清楚并判断高低的。虽然这些因素之间不无关系,但终究仍然不是一回事。总之,书法艺术和制作桌椅板凳是有着本质区别的。

对待书法不能仅仅考虑艺术欣赏的一面,还要兼顾到汉字实用的一面。学习书法要老老实实地写汉字,既要把汉字写正确,又要将语言写通顺,起码要让人家认清和看得懂,因为这是艺术语言与艺术表达的基础。若能兼善字美文美更好,千万别假清高,和大众审美格格不入。

  临帖展有一个导向,提倡植根传统,向传统深入。全国第十一届书法篆刻作品展提出16字方针“植根传统、鼓励创新、文质兼备、多样包容”,临帖展提倡的就是“植根传统”。书法界近年一直致力于向传统文化的深入开掘,不是简单的一种回归,而是深入。在向传统文化深入这样大背景下,这个展览显得特别有意义。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