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人喜欢以文学视角思考艺术,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出近一个月来

www.81707.com

图片 2

许多人喜欢以文学视角思考艺术,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出近一个月来

| 0 comments

图片 1

图片 2

《声希》剧照《春之祭》剧照10月25、26日,沈伟带领他的舞团首次来到上海,在上海国际艺术节的舞台上连演两场经典作品,包括《春之祭》、《声希》和新作《0-12》。谈到沈伟,国内的观众可能并不熟悉,但说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的那幅《画卷》,想必许多人都留有深刻印象。开幕式上出场的第一个节目,伴随宛转悠扬的古筝演奏,舞者像毛笔上的锋毫,用身体和现代舞技法,在巨幅画卷上描绘出一幅中国山水画,这就是著名美籍华人编舞家沈伟创意的作品。而事实上,沈伟已经获得过多项国际荣誉,并以极具开创性的跨文化和跨媒介创作,得到国际艺术界的广泛关注。艺术的价值在于感染人2000年,《声希》让欧洲人知道了沈伟的名字。“声希”一词源于老子《道德经》中的“大音希声,大象无形”,英文名folding则意为“一直不停地折叠”,反映在舞者又宽又长的裙裾因为下垂而形成的自然褶皱。舞者用头套塑出唐宋仕女的高髻,脸上和身体都涂满白粉,犹如洁白的大理石人像,以近乎无声无息的移动方式在舞台上缓慢“漂浮”。沈伟的舞蹈经常被人形容为“东西方文化传统的融合”,而沈伟强调自己在创作的过程中,并不会刻意融合东西方传统文化。“我个人的成长历程,造就了我的感官体验,这些体验反映在我的思想中,造就了我的作品。我喜欢所有美好的事物,我认为艺术的价值不在于其表现形式,而在于能够真正地感染人,引发人们对生命、人性的思考。”审美体验是独一无二的2003年,沈伟在美国上演《春之祭》,并以此成名。沈伟将斯特拉文斯基的《春之祭》进行颠覆性改编,完全剔除了叙事性,而只从音乐本身出发,以音乐结构进行构建。在沈伟看来,舞蹈语言无需具象的叙事结构,仅仅是一次感官的审美体验。“许多人喜欢以文学视角思考艺术,而富于舞蹈语汇以具象形态,其实这都是观者自己的想象。我认为音乐和舞蹈有其本身存在的价值,有着不同于文学的生命力,不需要强加故事情节。在《春之祭》的创作过程中,我仅仅通过自己对于音乐的感官体验,转化为自己独有的舞蹈语汇,为观众创造出一个审美空间。在这个空间里,不同的人都能够借由自己独一无二的经历,收获不同的感悟,看到不同的东西。”将戏曲、绘画融入舞蹈语汇谈到自己舞蹈作品中最大的亮点,沈伟认为是自己独创的舞蹈语汇。过去十余年,沈伟连续不断地发表重要的原创作品,由此发展了名为“自然身体发展”的独特的技术体系,这亦是他对当代舞蹈艺术界的重要贡献。而沈伟在戏曲、绘画领域的造诣,也使得他的舞蹈动作中能够窥探出戏曲的影子,寻觅到绘画的元素。沈伟的父亲是湘剧团的导演,父亲在沈伟很小的时候就非常注意培养他的艺术天赋。9岁时,沈伟考进了湖南省艺术学校湘剧科,开始了为期6年的戏曲学习。而自幼修习中国水墨及西方油画的他,还曾于香港和纽约举办个展。在沈伟的作品中,所有的视觉元素包括舞台布景、影像、灯光、服装、化妆等都由其自己一手包揽,因此也尤为讲究。这就使得剧场内不同位置的观众,都能够欣赏到绝佳的视角。“了解我作品的观众可以根据喜好挑选座位,前排的观众能够欣赏到舞蹈的细节,包括舞者的气息、表情等;后排的观众能够感受到整体性的画面布局,这都是我精心设计的;而楼上的观众则能够更清楚地分析舞者的运动轨迹。”(原标题:沈伟舞蹈团献演艺术节
将戏曲、绘画融入舞蹈)

11月19日沈伟舞蹈团的《春之祭》又登上了大剧院的舞台,在本届舞蹈节中,着实让这两版《春之祭》打了一回“擂台”,也算为明年《春之祭》首演百年纪念做了一次预热。

沈伟舞蹈作品-2012国家大剧院舞蹈节演出时间:2012年11月19-20日 周一-周二
19:30演出场馆:国家大剧院-歌剧院场馆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西长安街2号剧目《声希》编舞、舞台、服装及造型设计:沈伟音乐:约翰·塔文纳及藏传佛教佛经音乐混合:龚志成原创灯光设计:大卫·费瑞“在创作期间,我沉醉于简单的折叠动作中的那种感觉:无论是折叠的纸,布,人体,或是任何其它东西。由这种简单动作的感觉然后发展去到另一个时空。”——沈伟《天梯》编舞、舞台、服装及造型设计:沈伟音乐:阿沃·帕特灯光设计:大卫·费瑞“我开始对简单的中心控制的动作与空间、时间和视觉元素之间的关系做细致的工作。在研究《声希》开启的运动概念的同时,也在研究比利时超现实主义画家保罗·德尔沃的画作,这些画作最终成为《天梯》灵感的源泉。”——沈伟《春之祭》编舞、舞台、服装及造型设计:沈伟委约创作:美国舞蹈2003年音乐:伊戈尔·斯特拉文斯基音乐录音:法西尔·赛原创灯光设计:大卫·费瑞“1989年我在中国第一次听到斯特拉文斯基的《春之祭》时,这部交响乐丰富而又令人回味的质感深深打动了我。此后的十二年间,我对这部作品的创作兴趣与日俱增,终于在2001年初开始了对乐曲的深入研究。”——沈伟此次三个作品均为沈伟的成名作。《声希》,众多有着蜂巢形头部的神秘人物漂荡在舞台各处,每人身后都拖着或红或黑的长长裙摆。他们身后的背景是18世纪中国画家八大山人的宁静安详的画作。作品结尾时,他倒在地板上,身后的舞者列成三排通过隐藏的阶梯升入黑暗:宛如想象中的佛教圣殿里一幅活生生的曼陀罗绘画。《天梯》首演于2000年的美国舞蹈节,随后又在2005年的林肯中心艺术节首度在纽约演出。《天梯》的灵感来源于比利时超现实主义画家保罗·德尔沃的画作。沈伟著名美籍华人编舞家、视觉艺术家和导演。他于2000年在美国纽约创办“沈伟舞蹈艺术”并任艺术总监至今。沈伟获得过多项国际荣誉,其中包括有舞蹈界“奥斯卡”之称的“尼金斯基奖”和美国创造性人才最高奖“麦克阿瑟天才奖”等。2008年,他受邀为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担任创意策划和《画卷》篇编导。沈伟是享有国际盛誉的华人艺术家,长期活跃在当代舞蹈与艺术的最前沿,他以极具开创性的跨文化和跨媒介创作而得到国际艺术界的广泛关注,被《华盛顿时报》称为“我们时代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图文资料由国家大剧院提供。

资料图
去年,作为庆祝农历新年和中国文化的活动之一,纽约美国历史博物馆将于3月3日举办一场艺术表演与探讨活动荟萃中西的艺术家沈伟:挑战当代舞蹈惯例的15年。
活动期间,著名美籍华人编舞家沈伟将与舞蹈评论家、历史学家苏珊妮卡波纳奥对话,探讨沈伟的舞蹈艺术与创造过程,沈伟将回忆自己怎样由一个舞蹈演员到成为一个在特定艺术、歌剧、芭蕾界引领世界潮流的公司沈伟舞蹈艺术的创始人的过程。沈伟舞蹈艺术的演员将现场表演沈伟的作品精华。
在这次活动中,揭开了沈伟舞蹈艺术第15个演出季的序幕,展示了沈伟2000-2014的丰富多彩的作品的精华片段,包括《声希》《春之祭》《地图》等。当晚还将放映沈伟作品的录像,展示沈伟视觉艺术作品的照片。
《声希》取意于《道德经》大音希声,英文名folding则意为折叠,沈伟在创作这部作品的期间十分着迷于各种物体以及人体折叠的形态。这些大红或赤黑的长裙遮挡了观者视线,舞者仿佛像一条蛇一样,以看不见的舞步在藏僧吟经声中满台游移,有时两个舞者彼此紧贴着缓缓行动,仿佛从同一副躯干中长出了不同的头颅和四肢。曾先后获得多项重要国际大奖,沈伟的《春之祭》采用了土耳其钢琴家法佐塞依改编的四手联弹版,和斯特拉文斯基最初的芭蕾舞剧《春之祭》不一样的是,沈伟在他的作品里完全放弃了叙事性,转而追求对于音乐结构和韵律的表达,空旷的方形舞台被纵横的线条切分,面无表情的舞者在平面上舞动,如同起落的棋子,亦如跳跃的音符。《地图》是沈伟受林肯艺术中心委约而作。沈伟的舞蹈语汇建立在气息和能量的可视化基础上。这些都得益于沈伟多年来总结的自然身体发展技术体系,表现了沈伟的想像力的另一面精力旺盛、神奇不凡。《回-之1》的灵感来自沈伟的喜马拉雅山之旅,是他研究呼吸与运动的杰作之一。2014年在迈阿密海滩首演的《无题NO12-1》则是人体舞蹈形式的最新探讨。

《地图》气球

从广东现代舞团一路走到美国纽约,并在那里建团的舞蹈家沈伟,如今在国际舞坛上可谓是一个正当红的编舞家。而中国观众对于他的了解,却还仅限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画卷》篇中的惊鸿一瞥,这一次应国家大剧院邀请,参演首届舞蹈节,是沈伟阔别祖国多年后的首次正式率团回国。为此沈伟特别精心选择了他的代表作《春之祭》《天梯》两部作品。

自画像《卧像与猫》

在上半场演出的是《春之祭》。用沈伟的话来说,《春之祭》是所有编舞家到达某一阶段的时候,都想去试试的作品,他说:“我的版本没有故事情节,但我更深入地挖掘了音乐,对音乐的肌理结构的认识,融合了我不同的舞蹈语汇。这是一个抽象的、音乐性的、运动感的《春之祭》。”
上周日,意大利阿岱舞蹈团的《春之祭》刚刚落下帷幕,昨天(11月19日)沈伟舞蹈团的《春之祭》又登上了大剧院的舞台,在本届舞蹈节中,着实让这两版《春之祭》打了一回“擂台”,也算为明年《春之祭》首演百年纪念做了一次预热。

“为什么我喜欢舞蹈,是因为它有生命力,我喜欢有生命力的东西。我也希望绘画有生命感。”以舞蹈作品享誉世界的华人艺术家沈伟,今年首次以画家身份亮相上海国际艺术节,其艺术展“沈伟:未知的探索”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出近一个月来,引起极大反响。

当大幕拉开,舞台被匡成了一个方形,地面上如同泼墨般的布满了不规则的斑驳底纹,而纵横交错的笔直白色线条,又仿佛把舞台变成了一个棋盘,如同东方的飞扬恣意与西方的严谨规范,就在这舞台上重叠、交错、融合……而舞者们时而像棋盘上严谨移动的棋子,时而又像一滴滴挥洒的墨点儿。舞者的动作中既有现代舞的动律又有芭蕾舞的身姿,更在其中融入了中国身韵的影子,云手、圆场等戏曲中的动作在舞蹈中不时闪现。这部首演于2003年的作品至今已经演出了几百场,今年更是第四次登上了纽约的舞台,沈伟说:“一个作品能反复上演,其实就证明了它得到了认可。”

这是沈伟在中国内地的首次艺术个展。展览梳理了艺术家自1990年代至今的艺术脉络,通过多个维度呈现和探索其在舞台背后的视觉艺术创作,把对“未知”的思考融入作品之中。从1982年的手稿、速写,到2015年的蓝色、黄色系列油画,沈伟创作生涯各个阶段最具代表性的绘画、装置、影像、多媒体装置、设计作品以及理论文献,均在展出之列。从2013年的“无题”系列,到近两年的新作“蓝色”系列,沈伟不断寻找着对整体艺术表现的新维度,这些视觉画面舍弃了具体的经验语言与形式主义,爆发出强大张力和巨大的生命体量。

在下半场演出的同样是沈伟的代表作–《天梯》,在这部作品中舞台仿佛被粉饰成了纯白的博物馆大厅,一个巨大的楼梯横贯整个舞台,舞者身着灰白曳地长裙,仿佛融入到背景当中,如同一尊尊庄严的雕像挺拔静立。整个作品中舞者缓慢地移动游走,脚下的碎步让观者感觉不到脚步的起伏,直到最后隐没在“天梯”尽头……

在艺术界,绘画和舞蹈几乎是两个绝缘的圈子,沈伟却将它们打通了,他将运动的能量带到画布之上,令视觉环境与舞蹈呈现自成一体。展览向观众展现出一个深度和纯度并举的精神性世界,也是对艺术家一以贯之的“整体艺术”实践的探讨。

沈伟说:“《天梯》这部作品的灵感源泉是比利时超现实主义画家保罗-德尔沃的画作。在许多层面上,我觉得德尔沃的艺术感受与我那一段时间的艺术探索拥有共鸣。”而这部作品也被《纽约时报》评价为“超现实艺术启发的意象流”。

舞蹈与绘画

舞蹈是另一种形式的绘画

新闻晨报:对你来说,舞蹈是不是另一种形式的绘画?

沈伟:可以这么说。舞蹈不可驾驭的空间更大,因为你要跟另外一个人合作,他要呈现你所要的感觉,每个人的身体又不一样,所以出来的东西,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其他因素在里面。绘画更能控制自如,毕竟是一个人完成。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