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会做什么菜,吹了一阵笛子

www.81707.com

图片 5

我不会做什么菜,吹了一阵笛子

| 0 comments

有人说中国的书法坏于颜真卿,未免偏激。任何人写碗口大的字,恐怕都得有点颜书笔意,蔡襄以写行草擅名,福州鼓山上有他的两处题名,写的是正书,那是颜体。董其昌行书透逸,写大字却用颜体。歙县有许多牌坊,坊额传为董其昌书,是颜体。

图片来自网络

我年轻时爱唱戏。起初唱青衣,梅派;后来改唱余派老生。大学三四年级唱了一阵昆曲,吹了一阵笛子。后来到剧团工作,就不再唱戏吹笛子了,因为剧团有许多专业名角,在他们面前吹唱,真成了班门弄斧,还是以藏拙为好。笛子本来还可以吹吹,我的笛风甚好,是“满口笛”,但是后来没法再吹,因为我的牙齿陆续掉光了,撒风漏气。

有一点特色,可以称为我家小菜保留节目的有这些:

写的很不错了,不足之处有2点:1. 笔画粗细还不够分明, 2.
个别笔画还不到位,还需要功力,尤其是各种钩。我这里恰好有一个悲字可以参考一下。

祖父拿给我临的小楷是赵子昂的《闲邪公家传》,我后来临过《黄庭》、《乐毅》,时间都很短。一九四三年云南大学成立了一个曲社,拍曲子。曲谱石印,要有人在特制的石印纸上,用特制的石印墨汁,端楷写出印刷。这差事落在我的头上。我凝神静气地写了几十出曲谱,有的是晋人小楷笔意,我的晋人笔意不是靠临摹,而是靠看,看来的。

塞肉回锅油条。这是我的发明,可以申请专利。油条切成寸半长的小段,用手指将内层掏出空隙,塞入肉茸、葱花、榨菜末,下油锅重炸。

大概在我十一二岁的时候,那年暑假,我的祖父忽然高了兴,要亲自教我《论语》,并日课大字一张,小字二十行。大字写《圭峰碑》,小字写《闲邪公家传》,这两本帖都是祖父从他的藏帖中选出来的。祖父认为我的字有点才分,奖了我一块猪肝紫端砚,是圆的,并且拿了几本初拓的字帖给我,让我常看看。我记得有小字《麻姑仙坛》、虞世南的《夫子庙堂碑》、褚遂良的《圣教序》。

煮干丝的历史我想不超过一百年。上汤(鸡汤或骨头汤)加火腿丝、鸡丝、冬菇丝、虾籽同熬(什么鲜东西都可以往里搁),下干丝,加盐,略加酱油,使微有色,煮两三开,加姜丝,即可上桌。

图片 1

文章杂事

年年岁岁一床书,

牡丹拒绝著繁花。

塞肉回锅油条。这是我的发明,可以申请专利。油条切成寸半长的小段,用手指将内层掏出空隙,塞入肉茸、葱花、榨菜末,下油锅重炸。油条有矾,较之春卷尤有风味。回锅油条极酥脆,嚼之真可声动十里人。

看了提问者写的多宝塔,我以为提问者说得和我理解有不同,我以为习古帖就是最好的老师,提问者写了两年,写成这样,主要原因我以为是不认真,没有写进去,缺乏临摹的能力,临帖力求能临的像,而提问者也仅仅是在自写自画,没有琢磨字帖上的字每个点画位置,且不注意笔画的形状,其实从我自己写了10几年书法而言,有老师教固然好,没老师教一样可以写的好,那就是认真临帖,我说的是认真的临,临到与原帖最好无啥区别,然后再换一本帖临,等诸临百家,之后,你就自然可以融汇贯通,形成自己风格的字体,你就出帖了。提问者写了两年的字,我的学生两个月即可做到,差别的原因就是提问者缺乏认真严谨,纯粹在耗时间。

烧小萝卜。台湾陈怡真到北京来,指名要我做菜,我给她做了几个菜,有一道是烧小萝卜,我知道台湾没有小红水萝卜(台湾只有白萝卜)。做菜看对象,要做客人没有吃过的,才觉新鲜。北京小水萝卜一年里只有几天最好。早几天,萝卜没长好,少水分,发艮,且有辣味,不甜;过了这几天,又长过了,糠。陈怡真运气好,正赶上小萝卜最好吃的时候。她吃了,赞不绝口。我做的烧小萝卜确实很好吃,因为是用干贝烧的。粗菜细做,是制家常菜不二法门。

我做的烧小萝卜确实很好吃,因为是用干贝烧的。

体力充沛,材料凑手,做几个菜,是很有意思的。做菜,必须自己去买菜。提一菜筐,逛逛菜市,比空着手遛弯儿要“好白相”。到一个新地方,我不爱逛百货商场,却爱逛菜市,菜市更有生活气息一些。买菜的过程,也是构思的过程。想炒一盘雪里蕻冬笋,菜市场冬笋卖完了,却有新到的荷兰豌豆,只好临时“改戏”。做菜,也是一种轻量的运动。洗菜,切菜,炒菜,都得站着(没有人坐着炒菜的),这样对成天伏案的人,可以改换一下身体的姿势,是有好处的。

更有一般堪笑处,

另外,你的笔法不够连贯,比如横画的收笔你肯定是提–按–收的写法,这个严格讲属于画字了,实际上是一笔而成的,这个需要专业的好老师教你,欧体还可以描画,颜体绝对不可以,所有笔画都是一笔而成没有多余动作,否则根本出不来颜体的神采。

干丝。这是淮扬菜,旧只有烫干丝,大白豆腐干片为薄片(刀工好的师傅一块豆腐干能片十六片),再切为细丝。酱油、醋、香油调好备用。干丝用开水烫过
,上方青蒜米、姜丝(要嫩姜,切极细),将调料淋下,即得。这本是茶馆中在点心未蒸熟之前,先上桌佐茶的闲食,后来饭馆里当一道菜卖了。煮干丝的历史我想不超过一百年。上汤(鸡汤或骨头汤)加火腿丝、鸡丝、冬菇丝虾籽同熬(什么鲜东西都可以往里搁),下干丝,加盐,略加酱油,使微有色,煮两三开,加姜丝,即可上桌。聂华苓又一次上我家来,吃得非常开心,最后连汤汁都端起来喝了。北京大方豆腐干甚少见,可用豆腐片代。干丝重要的是刀工。袁子才谓有味者使之出,无味者使之入,干丝切得极细,方能入味。

好酱油、醋、香油放在茶杯内,荠菜上桌后,浇在顶上,将荠菜推倒,拌匀,即可下箸。佐酒甚妙。

人间存一角,

我不会做什么菜,可是不知道怎么竟会弄得名闻海峡两岸。这是因为有几位台湾朋友在我家吃过我做的菜,大加宣传而造成的。

你写的比我写的好多了

塞肉回锅油条。这是我的发明,可以申请专利。油条切成寸半长的小段,用手指将内层掏出空隙,塞入肉茸、葱花、榨菜末,下油锅重炸。油条有矾,较之春卷尤有风味。回锅油条极酥脆,嚼之真可声动十里人。

其余的菜如冰糖肘子、腐乳肉、腌笃鲜、水煮牛肉、干煸牛肉丝、冬笋雪里蕻炒鸡丝、清蒸轻盐黄花鱼、川冬菜炒碎肉……大家都会做,也都是那个做法,在此不一一列举。

欣然亦自得,

来源:本文摘自汪曾祺作品《做饭》

“多宝塔”是颜真卿传世书法最早的一件。颜体楷书早期作品,与他后期书风迥异不同,后世评述有“以浑劲吐风神”之誉,也有“近世橡吏家鼻祖”之眨。书风乃时代使之然,诚理解之不同。颜真卿在四大楷书书法家中,不如欧阳询名高誉广,书法普及广泛。欧体字端庄秀媚,特别是他有较为全面规律地法度,可以尊法而学,易出成效。多宝塔字体结构,笔法、形态变化复杂,没有规律的法度,只能照写,难以记取规律的形成。这就难了。你就是把有数的“多宝塔”字写得完全逼真,也不见得学成了颜体字。他自己的几种帖字也不同。我想你已学了两年,基本可以,增加了学识广度。换帖,学欧体“九成宫醴泉铭”帖。前功有益,换帖取法乎上,易到佳处。

原载一九九三年第六期《今日生活》

聂华苓有一次上我家来,吃得非常开心,最后连汤汁都端起来喝了。北京大方豆腐干甚少见,可用豆腐片代。干丝重要的是刀工。

洱海流云

看看那些碧绿生青、新鲜水灵的瓜菜,令人感到生之喜悦。其次是切菜、炒菜都得站着,对于—个终日伏案的人来说,改变一下身体的姿势是有好处的。

我练习一年中楷,小楷,基本结构,已经有了雏形。练字需要天赋,更需要理解作者的笔划如何形成。多宝塔的难点就在于,笔划中的转折非常多,横细竖粗,细若纤毫,粗如弯刀,粗细收放很难做到自如连贯。

图片 2

其次是切菜、炒菜都得站着,对于—个终日伏案的人来说,改变一下身体的姿势是有好处的。

做菜要实践。要多吃,多问,多看(看菜谱),多做。一个菜点得试烧几回,才能掌握咸淡火候。冰糖肘子、乳腐肉,何时软入味,只有神而明之,但是更重要的是要富于想象。想得到,才能做得出。我曾用家乡拌荠菜法凉拌菠菜。半大菠菜(太老太嫩都不行),入开水锅焯至断生,捞出,去根切碎,入少盐,挤去汁,与香干(北京无香干,以熏干代)细丁、虾米、蒜末、姜末一起,在盘中抟成宝塔状,上桌后淋以麻酱油醋,推倒拌匀。有余姚作家尝后,说是“很像马兰头”。这道菜成了我家待不速之客的应急的保留节目。有一道菜,敢称是我的发明:塞肉回锅油条。油条切段,寸半许长,肉馅剁至成泥,入细葱花、少量榨菜或酱瓜末拌匀,塞入油条段中,入半开油锅重炸。嚼之酥碎,真可声动十里人。

我只能做几个家常菜。大菜,我做不了。我到海南岛去,东道主送了我好些鱼翅、燕窝,我放在那里一直没有动,因为不知道怎么做。

结构不正,歪的厉害。左右结构,明显和原贴差异过大,写字,是需要读帖的。中楷,小楷结合。颜体多宝塔本身不是大字。不行你还是从临摹开始吧。

图片 3

图片 4

我平日写字,多是小条幅,四尺宣纸一裁为四。这样把书桌上书籍信函往边上推推,摊开纸就能写了。正儿八经地拉开案子,铺了画毡,着意写字,好像练了一趟气功,是很累人的。我都是写行书。写真书,太吃力了。偶尔也写对联。曾在大理写了一副对子:

六平方米作郇厨。

第二页,左边德字那一横,看出是露锋起笔,颜体正楷要逆锋起笔啊!

我不会做什么菜。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竟会弄得名闻海峡两岸。这是因为有过几位台湾朋友在我家吃过我做的菜,大事宣传而造成的。我只能做几个家常菜。大菜,我做不了。我到海南岛去,东道主送了我好些鱼翅、燕窝,我放在那里一直没有动,因为不知道怎么做。有一点特色,可以称为我家小菜保留节目的有这些:

荠菜焯熟,切碎,香干切米粒大,与荠菜同拌,在盘中用手抟成宝塔状。塔顶放泡好的海米,上堆姜米、蒜米。

今年洛阳春寒,牡丹至期不开。张抗抗在洛阳等了几天,败兴而归,写了一篇散文《牡丹的拒绝》。我给她画了一幅画,红叶绿花,并题一诗:

图片 5

尽量跟贴保持一致的格式,多宝塔结字有规律,笔法固定,相对好入手。要做到心中有格在章法上提升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