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中国文学》,上述几位作家、几部作品的走红

www.81707.com

图片 1

《今日中国文学》,上述几位作家、几部作品的走红

| 0 comments

  而重庆出版集团则尝试了另外一条路子。他们不满足于简单的出售作品版权,而是希望能深度参与到国际图书市场的出版业务中,与国外出版社一同策划,推出既具中国特色,又能契合国际图书市场运作规律的文学作品。

《今日中国文学》

●学者的努力、批评界的引荐是当代文学走进世界的关键

  除了上述互动格局外,我们也期待中国文学海外传播的研究界、出版界等方面也出现中外良性互动的格局,从而形成助推中国文学海外传播的合力,在彰显我们的文化自觉和自信的同时,为丰富并发展世界文学,作出中国文学的独特贡献。

  记者了解到,麦家所在的浙江省将以《解密》成功“走出去”为契机,提升优秀作品翻译、推介力度。据浙江出版联合集团对外合作部主任孔则吾介绍,这些举措包括:制定《“经典浙江”译介工程2014—2015年实施方案》,利用国际影展、国际书展、版权贸易等途径,重点推介麦家、王旭峰、黄亚洲、叶文玲等浙江籍国内知名作家的作品,扩大浙产图书的国际市场占有率;同时,建立翻译家资源库,打造中外翻译培训交流基地等。“不但要‘走出去’,更要‘走进去’,积极推动浙江当代文学和文化作品走入西方主流社会和主流人群。”

  《 人民日报 》

打磨版权经纪和图书发行渠道

“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

  以往,中国作家在处理自己的海外版权过程中,受骗上当、遭遇霸王条款的情况并非个例。

  “走出去”,更要“走进去”

 

在拓宽当代文学的海外传播渠道中,版权经纪人制度的作用不言而喻。“不同国家对中国当代文学的接受情况千差万别,除了以我为主,向外国推荐作品外,版权经纪人更熟悉具体情况,能够根据不同国家的翻译、出版、发行、传播情况因地制宜制定版权输出方案”。姚建彬说。

截至去年8月,贾平凹的作品已经被翻译成英、法、德等30多个语种,意大利语版《带灯》获得克拉里丝·阿皮亚尼(Claris
Appiani)翻译大奖。麦家的作品在2014年以后横扫欧美市场,单是《解密》就卖出了34种版权。苏州大学教授季进说,“我把麦家在海外的成功称为‘麦家现象’,其中的经验非常值得我们总结。”

  通过丰富多样的文学交流活动,域外作家、读者、翻译家、评论家、汉学家乃至出版商,可以面对面地与中国作家交流、沟通与对话,在零距离的互动中增进对中国文学的了解和认识。中外作家的良性互动,不仅可以为中国文学的海外传播提供有效渠道和宝贵契机,而且可以为中国文学海外传播营造富有品位的接受氛围。

  近年来,作家麦家屡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在图书出版界和影视界都刮起了一阵又一阵“麦旋风”。近期,他再度吸引了媒体的目光,这次不是因为新书的出版或获奖,也不是因为根据其作品改编的电影上映、电视剧热播,而是因其长篇小说《解密》英译本在英美等35个国家上市,且上市首日即改写中国作家在海外销售的最好成绩,闯进英国和美国的亚马逊图书排行榜。

  海外推广项目缺少评估机制

●首先需要好的译者

翻译是当代文学走向海外的第一个环节,美国翻译家顾爱玲认为:“中国文学在海外的传播,首先需要好的译者。”

翻译是文学海外传播的瓶颈

  其实,这一步走得并不容易。

  在当代文学作品走出去的过程中,政府也在积极探索发力的方式。业内人士介绍,近年来,“中国图书对外推广计划”“经典中国国际出版工程”“中国当代文化著作翻译出版工程”等政府项目持续发力,将一大批优秀中国图书推广到了全球100多个国家,覆盖五六十个语种,并引导国内出版由“推着走出去”发展到“争着走出去”。这些项目一开始采取赠送版权的方式,但国内赠送的未必是国外想要的,效果不理想;后来尝试支持版权交易,国外出版社看中某本书,与国内出版社达成出版协议,这时政府再给资助,市场化运作提升了推广效果。

张鹏禹

中国当代文学的海外影响力虽然在不断加强,但仍存在“逆差”。从数据上看,《2017年全国新闻出版业基本情况》显示,当年全国出版物进出口经营单位文学、艺术类出版物进口量为265.11万册,出口量为198.92万册,进出口比为1.33:1。这一方面源于中国文学开放、包容、主动拥抱世界的姿态,积极引进外国作品,产生巨大的输入量;另一方面则与当代文学翻译质量、版权代理、传播渠道以及读者习惯息息相关。

  此外,国内外大学、文学团体和研究机构之间所展开的中外作家之间的互访、交流等等,也日显活跃。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写作中心自2012年11月成立以来,主办了多场高端活动,极大地推动了中外文学互动格局的形成。埃及著名女作家纳娃勒·赛阿达维在来访中说:“你们谈到的恰恰是我想要表达的。在中国、在这里,我感觉到自己作为一个文学家存在。”

  《解密》和《暗算》同时被列入该出版社的“企鹅当代经典”书系。早在1935年就诞生的该书系,早已成为国际文学界最著名的品牌,入选作品包括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乔伊斯的《尤利西斯》、加缪的《局外人》、博尔赫斯的《沙之书》、纳博科夫的《洛丽塔》等。

  中文图书出版处于弱势地位

“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

(原标题:当代文学: 走出去,还要走进去)

  与我们本土极为活跃的文学创作、极为丰富的文学作品相比,中国当代文学在海外的传播总体上并不尽如人意。文学认知的差异、审美好尚的分野、意识形态的不同、价值观念的冲突等等,都有可能成为制约中国文学海外传播的因素,翻译或许是制约中国文学海外传播的最大瓶颈之一。

  到底是什么吸引了多家大出版社,让麦家受到如此礼遇?对此,“企鹅当代经典”书系的编辑总监、麦家这两本书的责任编辑基施鲍姆说:“麦家先生颠覆了我们对中国作家的传统印象,我们没想到中国也有这样的作家,他写作的题材是世界性的。”

  加大汉学家、版权营销人才培养力度

截至去年8月,贾平凹的作品已经被翻译成英、法、德等30多个语种,意大利语版《带灯》获得克拉里丝·阿皮亚尼(Claris
Appiani)翻译大奖。麦家的作品在2014年以后横扫欧美市场,单是《解密》就卖出了34种版权。苏州大学教授季进说,“我把麦家在海外的成功称为‘麦家现象’,其中的经验非常值得我们总结。”

某种程度上说,优秀翻译人才队伍的培养,决定了未来当代文学海外传播能够走多远。“海外真正能够深切理解中国文化,熟悉当代文学的译者还很不够。现在从事当代文学翻译的译者,相当一部分是海外的汉学家,比如杜博妮(Bonnie
S·McDougall)、罗鹏(Carlos Rojas)、白睿文(Michael
Berry)等,这些人其实都是横跨学术和翻译两个领域,我觉得由他们来做翻译应该说是非常合适的。”季进说。

  随着中国对外开放的持续推进,域外世界了解中国的兴趣日益浓厚,对中国的了解也愈加广泛和深入,域外的翻译家已经与中国作家之间形成了良好的互动局面。他们可以通过中外文学交流活动,或者私人交往的方式,与他们有意翻译的中国作家之间建立起良好的私人关系,进行深层次的沟通与交流。

  新世纪以来,伴着中国的持续发展,中国文学呈现蓬勃发展、百花盛开的繁荣景象。然而,在全球掀起“中国热”的今天,中国当代文学又有多少作品走向了世界?

  丰富宣传推广路径,不拘一格选好书

图片 1

建立有效的当代文学海外传播情况的评价体系正在成为一些学者努力的方向。刘江凯认为,了解当代文学海外接受的实际情况可以通过是否有翻译传播、是否多语种翻译传播、是否有一定重译率、是否有一定研究数量、是否有权威研究、是否是文学角度的研究、翻译和研究是否有持续性、研究或者接受意见是否具有广泛性等8个方面进行考量。反馈制度为当代文学走进世界提供了参考依据。

2014年9月17日,习近平主席访问印度期间,两国领导人谈到了中印两国互相翻译出版对方25部经典作品的协议。将要被翻译到印度的25部书中,23部为文学作品,包含了古代、现代和当代的中国文学,侧重点在当代文学,入选作品有10部,这10部除了舒婷的诗,其余均为长篇小说,包括莫言的《生死疲劳》、王蒙的《活动变人形》、贾平凹的《秦腔》、陈忠实的《白鹿原》、余华的《活着》、阿来的《尘埃落定》等。

  世界性的写作题材是成功前提

  翻译是打破文化隔阂、沟通中西交流的桥梁。但现实的情况是,除了葛浩文、陈安娜、蓝诗玲等寥寥数人,目前既被中国作家信任又能够得到西方读者认可的翻译家少之又少,这无疑成为了制约当代文学出海的又一瓶颈。

翻译是当代文学走向海外的第一个环节,美国翻译家顾爱玲认为:“中国文学在海外的传播,首先需要好的译者。”

当代文学: 走出去,还要走进去(文学聚焦)

  与此同时,国外的版权代理人正在积极发掘中国市场,2014年8月,中国出版集团主办的“首届中外出版翻译恳谈会”上,就出现了前来中国主动寻找代理机会的国外出版机构及其经纪人。

  而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是,《解密》的主题与国际热点“棱镜门”事件不谋而合。《解密》的故事主要围绕一个名叫容金珍的孤儿展开,他有着极高的数学天赋,在经历两次收养之后,被招入破译密码的情报机构“701”基地。小说主人公与斯诺登有一定的相似度。在“棱镜门”事件沸沸扬扬之际,推出小说《解密》英译本,具有较强的巧合性、时效性与针对性。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